页面载入中...

诺贝尔基金会主任: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或也将"难产"

admin 久热 2020-02-13 271 0

  原标题:克罗地亚:这个小国不但盛产球星,还是文学的沃土

  本文由新浪文化综合网络资料整理编辑。

  苗画是在传统单色绣花样稿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独立画种。苗族刺绣原先采用剪纸为绣样,至清代末期,一位精通绘画的苗族人王正义开始使用白色粉浆直接画在深颜色的布料上,以替代古老的“锉本”剪纸,供妇女们直接按画稿刺绣。这种画在坯布上的刺绣样稿生动而富于情趣,线条流畅又具有情感,深受妇女们的欢迎。人们舍不得用绣线覆盖这些美丽的线条,因而直接将画稿挂在墙上作装饰用。于是,王正义就把白色的线描改成彩绘,成为一种单纯的布底绘画,用于服饰、窗幔、门帘和室内装饰。

  人物的浮沉,皆是时代的起伏。整部小说充满隐喻,各种各样的隐喻。慈祥智慧的大人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金融系统各级官员轻描淡写就将优质资产转为不良资产的娴熟手法,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二代三代们翻云覆雨而又贪得无厌,国企遇到困难时四处求援无人伸手、度过困境后却又被反咬一口的惨痛经历,文中提及的香港望北楼(四季酒店),……如果对中国这几十年商界风云有所了解,对这些年起起落落的大人物有所了解,你就知道,书中的人物虽是虚构的,但书中的故事都是真实的。而且书中所披露的不过是冰山一角。

  读完这本书,恰逢一个金融集团董事长锒铛入狱,而在此之前另一个大财团老板出事,书中的资本运作手法,充满着这些财团资本运作的影子。这是一个更大的隐喻。

  风云激荡的这几十年里,从承包制到职业经理人,从小企业到大财团,各种各样的商界传奇盛大绽放,又次第凋谢;各种各样的成功模式令人眼花缭乱,甚至百思不得其解。待到事体败露,人们才从披露的材料中恍然大悟,最终在几句寒暄中逐渐忘记。而后来者自以为从中借鉴到了什么,于是兴冲冲披挂上阵,开始新一轮的传奇。

  纵观那些败落了的传奇,不能不感慨,刚刚过去的这几十年,是一个神奇的时代,能迅速让一个出身寒微的才俊,脱颖而出,也能迅速将他们掀落在烂泥里。这样一个让人心醉神迷的大时代,无数人昙花一现,无数人粉墨登场。得意时,人人都觉得自己是时代的娇子,落魄时,方知自己是随时可以抛弃的棋子,是无根的野草。而那些真正的大佬和二代三代,才是时代的幸运儿。那些幕后的人物,舞照跳、马照跑,即使负债率达到150%,也照样可以一路高歌猛进。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诺贝尔基金会主任: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或也将"难产"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